1. <th id="oephu"><dd id="oephu"><dfn id="oephu"></dfn></dd></th><var id="oephu"></var>

    【嘉興日報】海鹽“茶葉”能否蝶變成“金葉”?


    • 發布時間: 2022-05-05 10: 31
    • 信息來源: 嘉興日報
    • 瀏覽次數:
    • 打印

    ■記者 周麗麗 通訊員 陳 哲 制圖 張利昌 

    茶,是封存春日韻味的時間膠囊。前段時間,茶農們穿梭于漫山遍野的茶樹叢中,忙著搶收儲蓄了一冬的天地精華,清潤的春茶香氣彌漫了一座又一座山頭。作為嘉興地區的茶葉主產地,海鹽縣有著悠久的產茶歷史和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憑借過硬的品質和良好的口碑,海鹽的茶葉一直在當地市場有著很高認可度,但外地知其名者卻寥寥無幾,這也間接體現在一串數字上。

    目前,海鹽縣茶葉種植面積近2000畝,主要分布在澉浦鎮(南北湖風景區)、通元鎮、秦山街道,以龍井43、烏牛早、鳩坑等品種為主,注冊商標有“鷹窠頂”“蘭香”“云岫”“興豐”“南北湖”“年常綠”等10個。據《海鹽統計年鑒2020》,茶、桑、水果、堅果合在一起的產值僅占海鹽縣第一產業總產值的10%左右,其中茶葉年產量約20000公斤,按照銷售均價350元/斤估算,全縣茶葉總產值約1400萬元。

    得天獨厚:

    海鹽茶產業優勢明顯

    “茶香高山云霧質,水甜幽泉霜當魂。”作為一種高度依賴土壤、空氣濕度、氣候等自然條件的農作物,茶葉品質取決于生態環境。對海鹽縣而言,當地茶葉的核心競爭力是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據了解,海鹽的南北湖是全市唯一一個連續六年達到Ⅱ類水標準的水體;2020年,海鹽縣空氣優良率達到94.8%,連續五年位列全市第一;2020年海鹽成功創建第四批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縣;海鹽還連續四年獲得美麗浙江建設工作考核優秀縣,2020年生態環境公眾滿意度、綠色發展指數排名均列全市第一。

    “好山好水出好茶。記憶中,我的祖輩一直有種茶品茶的習慣。”海鹽縣非物質文化遺產手工綠茶制作技藝傳承人、通元鎮雪水港村茶農張明法說。海鹽縣茶文化源遠流長,最早有記載文獻可追溯至五代時,吳越王錢繆到金粟寺施茶。宋《澈水志》也有海鹽植茶的相關記載。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一書中評價,南北湖“茶產鷹窠頂類武夷,云袖寺尼焙其嫩者,烹以雪竇泉,清香撲鼻。產木山者名云霧,亦頗珍貴。”

    張明法生于1949年,初中畢業便進入雪水港村的集體林場工作,每天跟漫山遍野的茶葉打交道。“當時我們主要是手工炒青,做出的茶葉品質不高,每斤10元左右,畝產值只有幾百元。”張明法回憶說。1990年,張明法當上村林業隊隊長。為了提高畝產效益,他前往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拜陳寶根為師,潛心學習西湖龍井茶的炒制方法。“學成后我又回家帶了幾個徒弟。”張明法說,“從此,我們的茶從粗制茶發展為精制茶。”

    這是海鹽茶產業變革的一個縮影。目前,海鹽縣共有規模茶廠14家,在摸索中,海鹽制茶工藝在吸取西湖龍井茶炒制方法的基礎上,又根據當地茶葉特性融入了獨創之處,制茶全程主要由采摘、攤涼、殺青、回潮、輝鍋、分篩等工序組成,由制茶師傅配合以“抖、帶、搭、扣、拓、抓、拉、推、磨、壓”十種主要手法進行炒制,并具體依鮮葉老嫩、含水量高低等情況靈活變換,一氣呵成。

    后來,由于手工炒制存在勞動強度大、炒制技術要求高、質量難以控制等弊端,逐步替換成機械化。“經歷這幾次變革后,我們茶葉的畝產值提升到五六千元。很多村民開始跟著種茶葉,我們村現在茶葉種植面積大概有400畝,每年為農戶增收200多萬元。”張明法說。退休后,張明法在自留地繼續種茶葉,還堅持給其他農戶做加工,“因為我們都是散戶,產量小,而且每年都會有老客戶上門預訂,從來不愁銷路。”

    后天不足:

    “低小散老”困難重重

    相較于張明法的“小打小鬧”,年輕10歲的豐義村村民徐月明似乎更有闖勁。徐月明是通元鎮聯豐林場的場長,今年63歲,跟茶葉打交道已有近40年。聯豐林場始建于1966年,是海鹽最早引種、生產茶葉的林場之一。林場“公轉私”后,徐月明陸續將茶葉種植面積從10余畝擴大到60多畝,年產量從150公斤增長到1000余公斤。最為亮眼的是,他于1996年注冊了“蘭豐”商標,這是海鹽茶葉生產行業的首個品牌。

    多年來,聯豐茶廠嚴格按照QS管理要求做好茶葉生產,以有機茶葉標準進行田間生產管理,控制化學農藥、肥料的使用,施用有機肥和生物藥劑,推行人工除草,不斷提高茶葉品質。2009年,“蘭豐香茗”茶葉通過了中國有機產品認證,系海鹽縣首家;2011年,“蘭豐”商標被認定為嘉興市著名商標;2017年,“蘭豐香茗”品牌入選“嘉興老字號”,是唯一入選的茶葉品牌;2018年獲首批省級“名特優食品作坊”稱號。

    為維護產品的品牌效應,徐月明對生產標準有著近乎偏執的堅持,就連采摘青葉都要求一芽一葉或者一芽兩葉初展,長度約一個指頭肚。他用兩臺殺青機同時炒一批青葉,每臺機器有三個溫度顯示器,他頻繁試探著每道工序的茶葉手感,隨時調整溫度。嚴苛的代價是成本的提升,“我給工人遠高于市場價的工資。”徐月明說,“我們主要在本地銷售。品牌只給我帶來稍高于普通茶廠的價格,其實利潤并不高。”

    采訪中,徐月明經常表現出對宣傳的抗拒,但卻在辦公室的顯眼位置擺放了一本《嘉興老字號》,看得出能被收錄于此書是他的驕傲。與其在介紹上費口舌,他更愿意看似隨意地用白開水給客人沖杯新茶,看色澤翠綠、湯色清亮,品香氣清幽、回味無窮……老手藝人有著幾分只愿意用實力說話的倔強。

    在南北湖景區的半山坡上,也種著漫山遍野的茶樹,其中包括海鹽規模最大的茶葉精加工廠——海鹽縣六里鴻安精制茶廠。茶廠占地面積1500畝,其注冊商標“鷹窠頂”久負盛名,生產的青頂茶以“色翠、香郁、味甘、形美”四絕聞名。“我們在海鹽縣城有專賣店,銷售范圍覆蓋嘉興地區。這兩年受疫情影響較大,銷量明顯下降。”采訪中,該廠負責人陳姚茵語氣中透著無奈,但也表示考慮到年紀大了,對拓展新銷路不愿多想。

    同樣陷入“老齡化”尷尬的還有采茶工這一行當。豐義村村民顧寶妹自少女時代就在聯豐茶廠采茶,堅持每年春天來這里幫忙,現在已經72歲,依舊背著當年那個竹編茶簍,她邊采茶邊念叨著,“現在年輕人都不愿意采茶做茶了,這茶葉沒人采可就糟蹋了。”76歲的工友陳金鳳接話說:“我但凡年輕幾歲也去廠里打工,老了沒辦法才來采茶。不過這個年紀能在家門口一個月賺幾千元也挺好的。”

    遠方,幾個特地來茶園擺拍采茶照片的年輕姑娘傳來一串清脆的笑聲……

    破局之道:

    注重創新 聯動旅游

    在豐山的一側,秦山街道豐山茶廠的負責人萬海良正在仔細查看新茶品質,眉眼里都是喜悅。萬海良今年58歲,土生土長的豐山村人,從事制茶也近40年了,目前承包了近150畝茶園。“我們現在銷售越來越好,每畝產值在1萬元左右,這要感謝美麗鄉村建設。”萬海良說,“我們的整個茶園就位于黃家山景區內,茶廠內還建起了臨水茶室、茶展示館等。作為旅游商品,不少游客來這里玩會買些豐山茶回去。”

    “我對豐山茶的發展很有信心,注冊的‘興豐’綠茶品牌已成為嘉興市名牌產品。接下來,我想把村里的風光印在包裝上,吸引更多人來我們這兒旅游,也讓更多游客成為‘豐山茶’的顧客。”萬海良說。他的創新給海鹽茶產業發展破局帶來一些啟發。海鹽可進一步挖掘茶文化資源,加大宣傳力度,講好海鹽的“茶故事”,打造區域品牌,并定制具有海鹽特色的系列禮盒包裝,將其作為一種特產充分融入旅游業。

    當前,海鹽全域旅游正邁入“村時代”。2021年,全縣接待鄉村旅游游客量突破300萬人次,收入累計1.76億元。而海鹽縣茶園主要所在的南北湖、豐山村、豐義村等,都是當地鄉村旅游的重點景區。豐山村、豐義村還入選浙江省3A級景區村莊名單,并都有以茶為主題的景點,如豐山村的梯田問茶、豐義村的山居問茶。豐義村還連續多年舉辦長三角“茶香豐義”茶藝師職業技能邀請賽,有效提升了當地茶葉的知名度。

    “我覺得海鹽縣茶業發展可與當地的鄉村旅游形成聯動:以茶園景點助力鄉村旅游,豐富活動內容、提升文化內涵、增強體驗魅力。同時,以鄉村旅游的興盛,推動游客深入了解當地茶葉,激發消費欲望、擴大傳播效應。”海鹽縣綠野仙蹤鄉村旅游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周根說,同時,隨著南北湖未來城的推進,越來越多的高端酒店入駐,建立起高端酒店專屬茶葉供應鏈也不失為一種方法。

    “我覺得應該在品質、包裝、品飲創新上多下功夫。”海鹽紫云茶院負責人倪燕萍說,“海鹽茶葉以綠茶和紅茶為主,包裝比較傳統,消費群體更貼近中老年群體。現在茶葉市場消費主體的年齡結構趨于年輕化,時尚多元的飲茶需求使茶葉市場趨于細分,并與電商經濟同步發展,催生了新的茶衍生品,比如花茶、調飲茶等,這些基本上都以獨立袋裝、小罐茶為主。我們今年與本地茶廠合作推出‘澉山·初綠’品牌,在采摘、制作工藝、包裝等方面下足功夫,市場反響不錯。”

    海鹽縣農業農村局農科所所長陳哲認為,海鹽縣茶葉產業要取得長遠發展,必須繼續保持優良的品質,進一步增加有機茶的培育和認證,提升整體水準。針對現在市面上流行的水果茶,可以考慮將茶葉與當地水果相結合,比如南北湖不僅出產茶葉,還盛產橘子,如能將南北湖茶葉與橘子進行有機結合,創新推出南北湖橘茶等特色產品,或可使當地古老的茶葉獲得新生。

    南北湖風景區核心區征遷工作完成后,原本散落于這片“真山水”的一個個私人茶園被海鹽縣旅投集團旗下的南北湖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接手。“我們邀請多位國家一級評茶師對高陽山等地的茶葉作了品鑒,品質不遜于西湖龍井。”南北湖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工作人員湯敏說,“我們注冊了‘白云’品牌,同時統一推進茶園綠色、高質、高效管理。接下來我們將完成茶廠SC認證工作,從茶園管理到加工工藝都嚴格按照綠茶加工標準進行,做到鮮葉采摘有標準、進廠有記錄,每道加工工序有技術質量把關,做到茶葉加工車間干凈衛生、茶葉加工程序規范,提高茶葉炒制水平,探索構建茶葉質量安全保障體系。”

    海鹽茶產業在生態環境、歷史文化及生產技術等方面均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同時也存在著規模小、品牌零散、知名度低、銷售范圍窄等劣勢。隨著社會老齡化加重,茶產業的被動局面更加明顯,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海鹽茶產業從業者中最年輕的也有50多歲了,長期效益不高,很難吸引年輕人加入。而這一可以與綠水青山相結合的產業,恰恰在助推鄉村振興、實現共同富裕上存在著巨大的潛力,棄之可惜。

    海鹽應該持續把控好茶葉品質,打造區域品牌,并進一步挖掘茶文化資源,講好“茶故事”。在創新包裝的同時,也要注意創新產品種類,適應消費者群體的個性化、多元化需求。在銷售渠道方面,緊密結合全域旅游發展,充分發掘相關資源,主動出擊,將其包裝成旅游商品,并且開辟電商市場。海鹽的茶館遍地都是,可進行統一規劃指導,特別是在人文景點周邊進行合理布局,推動茶產業成為海鹽的一道獨特風景線。


    信息來源: 嘉興日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